E-IEF國際數字娛樂嘉年華 手袋新聞 花店新聞 大學資訊

華中科大拆除專業“籬笆”建立五個學科大類平台

   新華網武漢6月10日電(記者張先國、李鵬翔)大學生在同一學科大類中學習,即有“A專業入學、B專業畢業”的可能。華中科技大學正在構建起5個學科大類平台,穩步推進學分制改革,著力打破高考考生“一考定專業”的格局。華中科大教務處處長范華漢10日向社會宣布,從今年秋季起,該校2003級和2004級的大部分本科生將被分別列入信息學科大類、機械學科大類、電氣學科大類、土建環學科大類、文科學科大類等5個平台中完成學業。在這5個學科大類平台內部,學生們通過選修不同的專業課程、修滿規定的學分後,有望改變自己入學時的專業,而從自己感興趣的專業方向畢業。范華漢指出,學科大類平台為學生的興趣培養、專業學習和職業選擇搭建了一座“立交橋”,被錄取為A專業的學生有可能跨越專業界限,從B專業畢業。據悉,從2003年秋季起,華中科大已經建設了信息學科大類、機械學科大類兩大平台,有9個院(系)、12個本科專業的學生參加了學分制改革試點。現在,學校建設的5個學科大類平台涵蓋了19個院系、共43個本科專業的約1萬多名本科生。范華漢指出,學生在學科大類中選擇專業也要遵循優生優先的原則,鼓勵學生憑實力競爭。同時,學校將開展本科生學業指導與導師制,把學生的能動性和導師的指導作用結合起來,避免盲目性和“一窩蜂”現象。華中科大副校長馮向東教授也表示,學科大類培養模式是在通識教育基礎上的寬口徑培養,有助於提高學生自主學習的興趣,增強學生後勁,培養學生社會適應能力。

甘肅古浪三中又出事副班長改錐扎進老班長眼裡



     
繼去年“教師強奸案”倍受全國眾多新聞媒體關注的古浪縣第三中學,近日再次暴出猛料:6月2日,該校高中二年級七班的一位副班長因瑣事聚眾毆打同班原來的老班長,並殘忍的將改錐扎進老班長的眼中,傷及大腦。受害人至今昏迷不醒,生命垂危。

副班長改錐扎進老班長眼裡

事發古浪三中受害人已昏迷9天

1房東講述驚魂一刻

6月10日,記者輾轉來到古浪縣大靖鎮,在該縣第三中學附近,記者找到受害人薛某同學出租屋的房東。房東老大娘提起事發當晚依然驚魂未定,兩隻手顫抖個不停。她說,6月2日晚11時許,薛某和同年級的捨友下晚自習後按時回到出租屋。不多時,她們聽見和薛某同在出租屋的同學呼救,“薛某被人打了!”,隨即聽到大門外穿來“啪!啪!”幾聲響亮的耳光和毆打的呵斥聲。房主人於某來不及穿衣服,光著上身衝出去,卻發現門從外面反扣上了,於某的妻子一邊高聲向鄰居呼救,一邊設法打開大門。此時,許多學生跑了,薛某的手裡仍然死死地抓著一個手拿改錐的學生。

2副班長狠下毒手

據了解,手拿改錐向薛某行凶的是薛某的同班同學――古浪三中高二七班副班長楊某。事發當天,楊某和曾任該班班長的薛某爭吵了幾句。當晚,楊某便糾集該班幾名學生來到薛某的出租屋,對薛某說:“薛某,你出來一下,有個事”。當薛某跟著出去後,楊某等人大打出手,楊某瘋狂的揮舞著改錐向薛某亂刺,並將改錐扎進薛某的左眼,直到腦部。

3老班長昏迷九晝夜

據薛某的同學講,事發後,他們將薛某攙扶到屋內。薛某沒有流多少血,雙手摀著眼睛坐在炕沿上,不多時,薛某一下躺倒在炕上。當晚,他們把薛某送到古浪縣中醫醫院,隨後,薛某因為病情嚴重轉至武威市人民醫院腦科急救。6月10日,記者在武威醫院住院部腦科見到了受傷後至今昏迷不醒的薛某。薛某的臉上仍然是驚恐而扭曲的表情,兩隻手不停的揮舞著,好像在抵擋著什麼。為了輸液,薛某的家人只好輪流按住薛某的胳膊。醫生說,薛某左眼已經失明,因為改錐從眼中扎進傷及腦部,薛某仍然沒有脫離生命危險。

4兇手已被刑拘

當日下午,記者從古浪縣公安局大靖派出所了解到,案發後,古浪縣公安局迅速將涉案的多名同學抓獲。經過調查後,對相關人員採取措施。目前,手持改錐行凶的楊某已被當地警方依法刑拘。

5學校墊付醫藥費

當日下午5時許,記者來到古浪三中採訪時沒有找到相關的校方領導,有關人員說,該校張校長去武威“跑貸款”去了,而薛某的班主任也“找不見”。該校辦公室張主任告訴記者,薛某被扎眼一案發生後,學校已積極採取措施,幫助搶救,並墊付了所有的醫藥費。當晚,記者與薛某的班主任鄭老師取得電話聯繫時,鄭老師已正在上課為由,隨即掛斷了電話。

6校外住宿問題多多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古浪三中目前有29個班級,因為學校沒有學生宿舍,來自周邊9個鄉鎮的2400餘名學生全部在學校附近的農民家租房當作宿舍。

因為業餘時間在校外,學校的管理很難到位。學生拉幫接派、打架鬥歐的情況時有發生。一些學生住戶甚至為住宿的學生提供賭博玩樂的場所,致使

個別學生不思進去,追求吃喝享受,個別社會閒散青年也可以在學生宿舍內長驅直入,由此引發吸煙、酗酒、談戀愛等不良現象甚至打架、偷盜、賭博等惡性事故。部分住戶反映,有些學生沉迷網吧、舞廳、錄像廳等場所,直至深夜1、2點才回來,有的甚至夜不歸宿。而大部分學生也對目前的安全狀況擔憂。

新聞中心